[德国2006]从四个方面解读世界杯分组——有内幕,但不算黑

死亡之组是任何一届世界杯都会出现的现象,从理论上说,死亡之组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这是由世界足球的格局所决定的。足球不同于任何其他比赛的特点就在于世界上永远同时存在十支左右有实力争冠的球队,强队的数量超过了种子的数量,那么,强队和强队相遇也就是必然的。所以,球迷们争论的,肯定不是死亡之组该不该出线,而是怎样出现。

  世界杯是一个体育比赛,但同时又不仅仅是体育比赛,掌握世界杯命运的人需要考虑的事情其实和一个国家的元首也差不多,基本上要遵从政治、经济、文化、娱乐这四个顺序,也就是说,你根本不要指望他能实现百分之百的公正,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无法实现,因为世界杯并不仅仅是国际足联说了算,他能说了算的只是具体的比赛,比赛之外的事,用我们熟悉的话来说,就是需要平衡,而平衡的时候所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前面提到的政治、经济、文化、娱乐。

  首先是政治因素。当然,必须说明的是,随着冷战的结束,纯粹意义上的政治因素现在越来越少了,体现在世界杯上,仅仅是一些局部的调整,比如让以色列参加欧洲区预选赛,比如预选赛时避免让科威特和伊拉克同组,比如前南斯拉夫被禁赛。当然,也不排除让美国和伊郎打一场比赛这样的安排。政治因素对世界杯的影响在冷战时期相当大,据后来披露的资料,在五四年世界杯决赛时,国际足联就曾经秘密决定不能让属于东方阵营的匈牙利夺冠,而后来安排了英格兰裁判执法西德和匈牙利的比赛,利用一个差不多不存在的点球使西德夺冠,这和当时西方世界急切希望西德复兴以对抗东方的战略是一致的。现在由于冷战的结束,当然,更重要的是由于人类自身对体育的理解日趋认同,日益超越了政治的限制,各国政府及地区性组织对体育比赛的干预越来越少,纯粹政治性的影响基本上很难出现了。还有,政治上的影响的基本特征是其暗箱操作,不可示人性,即便出现你也很难体现,往往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封存才能大白于天下。政治影响现在尽管不常见了,但一旦需要,一定是排除经济及其他因素的首要因素,具有不可调和性。如阿拉伯国家拒绝和以色列比赛,这种因素超越了一切其他因素,国际足联必须无条件的作出让步。

  政治之外,影响世界杯的另一因素是经济因素。必须指出的是,经济因素现在已经全面超越了政治因素,成为影响世界杯进程的第一大直接推进力量,商业化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这是全世界都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当然,这个现实存在的前提是和足球联系在一起的,比如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在足球上,美国的因素却很难左右大局。西班牙算不上一个很发达很富裕的国家,但在足球上,她的商业价值远远超过美国。商业因素变数非常大,作为世界杯的推广人,国际足联在此问题上的理解至关重要,往往直接决定一些重要的分组抽签。比如象英格兰、德国这样的球队,从经济上考虑,国际足联不会也不愿意让他们过早地被淘汰,因为这两个球队所属的国家经济水平居世界前四(德国第三,英国第四,而位居前二的美国日本足球上的商业价值无法和德英相比),有巨大的潜在的消费能力和市场,这种市场可以直接对世界杯的经济开发产生立竿见影的效力,2002年世界杯转播权在英国和德国卖出的价格是全世界最高的,英国和德国一个国家支付的转播费就相当于整个亚洲和非洲之和,这种利益必须建立在他们的国家队能走得足够远的前提下。另外象西班牙、荷兰、葡萄牙、阿根庭之类的国家,自身不算发达或虽然发达,但限于其国家整体实力,经济影响力有限,但其国家队却对其他国家的球迷有着相当的吸引力,对世界杯的经济开发有着间接的助力,国际足联当然也不愿意他们过早地回家。而法国、意大利则介乎于德英与西荷等过之间。这些球队,一直都是国际足联照顾的对象,事实上,种子队的设置就是为了照顾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不过早被淘汰,否则,最公平的方法应该是大家机会均等,一起来进行海选,还分什么种子不种子。值得注意的是,东道国永远是经济利益最直接、最有力的贡献者,因为东道主能直接决定上坐率,决定商业开发的一系列活动的成败,能直接决定世界杯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所以,东道国在国际足联的心目中地位要超越德英法意等豪门,两者利益冲突需要牺牲的话,国际足联往往需要维护东道国的利益。所以东道国一定要小组出线,这是最低限度,而一但你是东道国又同时属于豪门级别的球队,你就一定有希望得到你所想要的,六六年的英格兰,七四年的德国,七八年的阿根廷、九八年的法国,东道国都得了冠军。而九零年的意大利则得了第三。例外的情况是八二年的西班牙没进四强,02年的韩国得了第四。八二年的西班牙失利是个例外,其实看看他们的小组赛,避开了所有的强队,但意外失利于复赛。02年的韩国则是把东道国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经济之外,是文化。世界杯现在绝不仅仅是体育而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综合舞台。比如欧洲和北美的球队代表着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南美和欧洲又分别属于完全不同的文化圈。非洲和亚洲的足球在文化特征方面迥然不同。从同属文化圈的球队来说,欧洲拉丁派和西北欧的力量型显然有着不同的背景。讲西班牙语的阿根廷和讲葡萄牙语的巴西又有着不同的文化特征。通属亚洲的东西亚之间不同,同属东亚的中日韩又不一样。从文化的角度来说,世界杯必须保持文化的多元性,也就是说,要保证不同文化背景的球队有着相同的机会争夺锦标,不能想象某些小组全部是技术型而某些小组全部是力量型,某些小组全部是法语国家而将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弄到一起。所以必须对文化背景进行必要的区分。当然,这种区分只能是粗放型的,不可能细致到每个组要四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今年的抽签体现了这一原则,档次不是建立在实力细分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地域粗分的基础的,欧洲的一挡,美洲一挡,亚非一档,种子队则综合了各种文化的代表,比之以前机械地靠实力来分档,更多地体现了文化多元的特征。当然,文化的区分,主要通过地域来体现,这个因素比经济的因素影响要小。

  最后的因素,是娱乐因素。世界杯说到底,就是要娱乐世界人民,所以娱乐性一定要是世界杯的主要追求,失去了娱乐性,世界杯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当然,这种娱乐是建立在健康的体育比赛基础上的娱乐,是善意的娱乐,是体现人类先进文化的娱乐。为了娱乐性,一定要牺牲其他一些因素。我觉得娱乐性的最大体现,就是巴西队。巴西队大家都说是最具观赏性的球队,我认为就是最娱乐的球队,巴西没有象英德法意那样的经济力量,没有西葡荷那样地处欧洲的地缘优势,没有韩日那样的消费能力,但巴西队却肩负着娱乐世界人民的重任,世界杯可以没有法国,没有西班牙,没有英格兰,没有荷兰,没有意大利,没有德国,没有阿根廷,但一定不能没有巴西,没有那些队的世界杯是不完美的世界杯,没有巴西的世界杯则是被阉割的世界杯,就象一个不完整的男人。所以国际足联一定要保证巴西参加世界,留在世界杯,所有人都说没有巴西的世界杯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世界杯需要巴西,世界人民需要巴西。除了巴西,娱乐性比较高的球队还有荷兰,英格兰,往低一点档次数,还有丹麦,喀麦隆,以前的哥伦比亚,当然,这些球队的娱乐性都无法和巴西相比,所以也无法在娱乐这个因素上和巴西竞争。而且除了荷兰和英格兰的娱乐性比较持久外,其他队都属于神经刀,具有不可知性。

  影响世界杯分组的因素其实非常多,很多时候都是各种因素的综合体现。比如西班牙这种球队,都说是预选赛之王,但只要你认真研究,你会发现,这个队在预选赛中根本碰不上什么强队,遇到梢强的队他就危险,比如今年遇上塞黑,立马去打附加赛。我觉得这是欧足联对西班牙信心不足的体现,不敢安排太强的对手和他同组。而真正象德国、意大利等队,实力确实超强,并不在乎对手,所以预选赛经常遇到强队。英格兰、荷兰、法国都属于时灵时不灵的球队,容易阴沟翻船,所以常出意外。很多人都说世界杯分组不公平,阿根廷连续两次遭遇死亡之组。其实大家了解历史的话,巴西在八六年曾经和西班牙同组,同一年意大利和阿根廷同组。八二年的复赛居然出现了巴西、意大利、阿根廷同组只能出线一个的情况,而同时法国和英格兰也同组。九八年世界杯英格兰被安排和最弱的种子队罗马尼亚同组,结果拿了小组第二,02年法国无论如何说不上死亡之组,结果小组根本没出线。还是法国,在九八年夺得世界杯之前,九零、九四连续两届世界杯连决赛阶段都没进,八六年世界杯更是连续和意大利、巴西、德国打惨烈的淘汰赛。而阿根廷得冠军的两次世界杯,一次靠花费几千万美金买秘鲁输球,第二次八六年分组也相当好(虽然和意大利同组,但小组其他对手却是韩国和保加利亚),九零年世界杯更分在一个非常轻松的小组,所以阿根廷也就没必要再说自己受委屈了。

  总的说来,分组肯定有人为的因素,这个大家也无须讳言。但我觉得国际足联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黑,他主要考虑的,是政治、经济、文化、娱乐的综合开发利用,实现世界杯的利益最大化,所以肯定会权衡利弊,人为制造一些分组,象东道主永远在小组赛遇不上强手,巴西适当地占便宜,英德法等球队会基于某些考虑给予照顾。但我觉得,这些人为因素都是可以理解的,都在人们能接受的范围之内,而且必要地体现了公正,当然对这些做法,不能说是绝对正确的,但却是适当的,好比进行了一点宏观调控,避免了一些无序行为。说实在的,我反而不同情阿根廷,因为他们的痞子习气太重了,七八年花钱买冠军也体现出这个民族并不理性,马拉多纳说国际足联黑,其实他自己更黑。整个阿根廷队其实都比较黑,不太讲规矩。国际足联的手脚其实也只能做到分组,我觉得欧洲人在这一点上是值得信任的,他们有着根深蒂固的民主传统,做事情知道点到为止。事实上世界杯最后的冠军基本上都是众望所归的球队,比赛过程也是公正的,例外的可能是韩国队在02世界杯的表现,说明亚洲人确实比欧洲要缺乏公平竞争的修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