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快乐

一直以为整天嘻嘻哈哈的女儿除了上学之外什么都不明白。直到她十五、六岁时,偶然看到了她写的“周记”,才发觉她是哑巴吃汤圆,原来心里有数。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留意她的文字。说实话,越到后来我越感到汗颜。她的所思所虑非常简单,直接,仔细一想又很自然。我要承认我们成人的世界跟她相比要复杂得多。正因为如此,女儿写的这些文字就好比一面镜子。

  女儿上学早,现在正在读大二。下面选一些她的旧作:

  《校园杂记》

  1

  昨晚进,看到关于“花儿”的介绍,说他们是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人乐队,说他们的表演如何精彩,乐队成员如何的有天赋,乐队的知名度在不少国家又如何的响亮等等,被冠上了许多令人垂涎的称呼。

  心隐隐地痛了一下。我知道,又有些美丽的东西被破坏掉了。

  我喜欢的是“花儿”本身。他们的热情,他们的单纯,快乐,都能在我心中引起共鸣。可是,昨天我看到他们在变幻迷离的灯光下,被一层又一层虚幻的东西包裹着,在很多人仰头才能看到的地方乱蹦乱跳,再想到00年大张伟抱着吉它在台上唱《破灭》时的样子,晃如隔世。

  在这个浮华的世界中,一年时间,足以让人变成另一副模样。

  或许多年以后,你会猛然发现,原来以前自己所讨厌的人就是现在自己的模样,那时,你会不会禁不住感叹些什么?

  大家都说:人是善变的动物。人都是会变的,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的东西吗?可是,可是我只想要一颗简单而快乐的心。

  2

  “怎么/怎么/情愿一起沉没/也不欣赏泡沫/不愿立地成佛/宁愿要走火入魔……”

  昨晚,阿凡要我猜这是谁的歌。王菲!林夕的词?我回答。

  王菲的歌我听过的没几首,也并不太喜欢她(我根本就不喜欢任何一个歌星)。但只有王菲的这首歌才会给我这样一种感觉:像雾一样的,看不清,抓不到,无论在外面还是在中间,都只能看到眼前的东西,稍远一点,就分辨不清了。很适合在午夜时分,一个人松松垮垮地背着个大背包,吹着带有淡淡忧伤的口哨从无人的街头走过。

  王菲的歌一向被人称为靡靡之音。靡靡,我以为是很颓废很模糊不清的意思。忘记了迷离的离字而翻字典,无意中看到:靡靡,颓废而淫荡、低级趣味的,如:靡靡之音。

  淫荡?!

  3

  余杰被称为大陆李敖第二、王小波第二,就因为他的文章风格和他们相似。就算后来的人做出的东西比前人好,但那条路已经被前人所走过了,并且走得很辉煌,所以你只能被称作“第二”,即使你可能比他更好。

  4

  有时别人并不是故意要伤害你,但我们还是会受伤。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处最脆弱的角落,尽管我们尽力去保护,但还是稍不注意就在它上面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痕。

  5

  每个时代不是没有清官,而是有的时代想做清官而不能。

  6

  是的,我闻到了阳光的味道。我猜,明天的阳光会很好。16岁,同样是天堂,开满清香花朵的天堂。

  7

  昨天的决赛输了。大伙儿忙了一中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旗子、彩带,在中场休息时全给扔了,说是什么都不用,仅靠实力就能赢他们。可比赛完后,我还是从垃圾堆里把我做的旗子翻了出来,只捡到一面。我只是想留个纪念而已,纪念我们在场上的一切。

  终场哨响时,大家都哭了。不是我们输不起,而是不公平,真的是不公平! 阿九一下跪到地上抱头痛哭不已,大家都带着哭腔劝他,叫他不要哭。体育老师说,等他哭一会儿,哭一会儿就好了,还说,他们也是这样过来的。

  是吗?老师也是这样过来的吗?那为什么和我们有如此大的区别?

  8

  浑浑噩噩地过完了“五.一”。

  来上学的路上,抬头看见天空好漂亮!好多云朵聚集在一起,只在中间留有一点缝隙,城市天空少见的蓝色就溢满云朵之间那些小小的缝隙。因为太阳藏在云朵后面,这样,胖嘟嘟的云儿大多数都只有边缘的一圈是纯白的,其余部分便是蓝灰色的,从最中心的深蓝灰慢慢地淡开去,直至纯白,像是一滴蓝黑墨水不经意地滴在了棉花糖的中央,又沿着密密细细的脉络跑向四周。云朵当然永远不会染上墨汁,但却有股子墨水淡淡的幽香。

  阳光窜出云层了,我用刚刚沐浴过的清爽的肌肤去迎接它,它就那么调皮地跳上我的身体。我咧着嘴向前方的云眨了眨眼。

  街上有很多人,不知道有没有谁看到一个用心和天空对话的女孩;不知道他(她)有没有染上她的快乐;不知道他(她)会不会说:“看!那是个疯子”。

  管他呢!他们已经老了,虽然有的还很年轻,但看起来似乎也已经老了,又怎能强迫他们接受纯真呢?

  真希望天空可以永远都蓝得这样纯粹,这样自然,可以让人心动,心痛,让人忘记世间的一切喧嚣,一切纷扰。

  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可怜。这样的天空,草原上的孩子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拥有,并且比我们见到的还要漂亮,还要纯美。而我只能祈祷明天依然还是好天气;只能在嘈杂的人群中,在各式各样建筑的缝隙里寻找一块小小的天空作为慰藉。

  我们所拥有的高新科技和繁华的街市他们没有。他们拥有的广袤和美丽,我们同样没有。

  上帝就是这么公平。

  9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纯净的女孩,眼里心里都容不下一粒沙子,即使它很小很小。

  同学只放自己的凳子,连同桌的都不帮一下,我看了会难受。人就那么自私?

  小孩被大人死死地束缚着,硬要教导他该怎样走,不该怎样走,我看了会难受。 孩子的心很单纯,不要塞给他复杂的东西。

  小孩之间互相欺负,我看了会难受。

  头发花白的老人起早贪黑地在街上摆摊挣钱,我看了会难受。

  校园民谣没有了,我看了会难受。

  花儿乐队商业化了,我看了会难受。

  最初的美丽被人为地破坏掉了,我看了会难受。

  最近老是有淡淡的忧伤袭来,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想,静静地难过。朋友们关心我,我会在心里默默地感动。很感动。但我不会说出来。我的性格不让我说出来。

  10

  昨天小飚对我说“雪泥人”现在活得好潇洒,每天叫上她的同事去喝茶打牌,我忍不住问小飚:“那有意思吗”?“没有啊,但总比我们每天在大太阳下呼哧呼哧地骑车上学强吧”!

  我没答话。

  我天生不喜欢打牌,也不喜欢看谁打牌,所以那种潇洒我是不屑的。每天顶着太阳上学,虽然很热,但还是有些快乐的。我得承认我是喜欢学校的,尽管不爱读书。校园生活虽没有外面的大风大浪刺激,但却简单快乐。外面的那种复杂是我所不能承受的。总会遇到些阴险小人。我想,我除了不去理会以外,也没有什么好做的了。我绝不让自己变成连自己都讨厌的人。

  我只想要简单的快乐。

  11

  老师又在说成绩的事,这是近学期几乎每天必说的。

  也难怪,要高三了嘛,大概每个高二的老师都是这样的吧。

  分数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大家都在拼命向前,像是孜孜不倦的小蚂蚁。而我却静静地站在最初站着的地方,看着他们在我前面留下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大学为何物,可以让他们抛弃许多可能永远不会再来的东西?这让我到底是该赞叹他们还是该为他们悲哀?

  12

  上学的路上看到一个女疯子,穿着时下比较流行的毛线花背心,披散着长长的头发,横躺在地上,身子有些婀娜。她是否拥有一张俊俏的脸?是否很年轻?为什么会疯?……

  每次看见老人或小孩在街头向路人乞讨,我都会有种心痛的感觉。碰到身上带钱的时候,我会给他们钱。年轻的乞丐也会让我心痛,心痛他们为什么不去奋斗。或许,他们是在做了种种努力仍没有好结果之后,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到街上来乞求路人的帮助。

  有天在小北街看到了一个这些的乞丐:他面前放着一袋花生,边剥花生边用眼睛四处瞟,在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把花生迅速塞进嘴里,然后伸出右手……我没有理会他,但我的心真真切切地感到了痛楚,比平常见到其他乞丐时更痛。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虽然他可能比我更有钱,但在他向我伸出手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是一个乞丐了。

  13

  早上上学迟了,在后面站了一节早读课。大家都以为我起床迟了,其实,我是看云去了!一层一层的云,每两层之间都隔着一条蓝色的带子,云朵四周微泛金光。突然觉得天空很高,很明朗,空气很清新,人们很友善。于是深深地吸一口气,放慢车速。在这个多雨的季节里,这样的好天气是不多见的,当然不容错过!为了这份悠然,我想,站一上午也是值得的。因为,今天早上,除了书本和同学以外,还有我的天空和云朵。

  14

  今天在《读者》上看到一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这种遗憾最刺痛人心。

  我想,我必须很孝顺,而且,我也乐于这样做,只是有时候仍会惹阿爸阿妈生气。

  15

  回家的路上有风,淡淡的,郁郁的,很适合我当时的心情。有些无聊,有些失落,有些怪异,甚至有些,想哭。无意间想起曾娇的《面对沧桑》:半年寂寞的日子足以让自己变得圆滑,变得从容,变得坚强……

  阿妈阿爸很希望我考上大学的。我知道。但到时候真的走了(现在的成绩是插翅也难飞的,我也知道),屋子里突然少了我乱蹦乱跳的身影,少了我不顾形象放声狂笑的样子,少了我和他们抢电脑,少了我和阿爸比赛爬楼梯……他们会不会很不习惯(这也不是我“老孔”,事实亦如此,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家里每一个人都很重要的)?会不会没有人再象我一样轻手轻脚地走到他们后面再突然跳出来大叫一声把他们吓一大跳?会不会没有人再象我一样连下楼梯都极不安分连蹦带跳地不小心把脚弄伤然后被他们“臭骂”一顿?会不会没有人如我一样看了恐怖的电视或听了恐怖的事情后死活要和阿妈一起睡?……怕我走了他们难免觉得寂寞。怕我不走他们更加为我的未来担心。

  其实,大学总是要考的,小鸟大了也总是会飞的,我不可能一直都象个七八岁的孩子,终究还是得出去飞一飞。并且我也渴望到外面去。不可能时时都把爸爸妈妈带在身边的。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不管怎样,都得学着坚强。一些看似平平常常的小事,比如屋里突然停电需要修保险,比如路上车子突然滑链等等,到了一个人的时候,会变得比平常要艰难得多。我能承受这么多的东西么?

  《纪念》

  终究还是拿起了笔,我想纪念。

  又是冬天了。记得冬天的时候,阿楠老爱重着穿几件运动服,我一直觉得那样很麻烦,直接套件毛衣不就完了么搞那么复杂,而且早上起来穿衣服不怕时间太长睡着了?那只聒噪的青蛙天生淡玫瑰色的嘴唇让我忌妒了好一阵,不过冬天她的上唇只要一离开唇膏的滋润就会变成很深的紫红色然后裂开。这点倒令我很是安慰。兔子的手会象烤香肠的样子,因为上面长满了冻疮。小凡的嘴一天到晚都是亮晶晶的,我总疑心她是不是吃完饭忘记擦了。而蚊子早在秋天到来不久就穿上了毛衣,冬天更是连套几件还会吼冷死我了。还是在南方就这样,我真担心他小子要是去北方怎么办,或者一不小心遇上了心爱的姑娘竟是北方人而且非要他跟她去北方生活那他就真的完了。

  和绝大多数男生一样他们几个喜欢踢足球,不,准确说是热爱。不冷的时候他们会把鞋扔在操场上仅有的几丛草里然后光着脚丫在破烂不堪的泥巴石子地上很兴奋地踢球。蚊子开大脚开掉了两双运动鞋我记得很清楚。这臭小子一进教室就哐的一脚踩到我桌上,然后在我发飙发到一半的时候指着他的鞋让我看,还说一定要穿回去给他妈看看,证明她儿子有多么勤俭节约,张了这么大口子脚都露一半了还坚持着穿。于是整个下午我就像间歇泉一样时不时爆发出骇人的笑声。“蚊子,把脚伸过来看看!”……“哈哈哈……”

  和大多数女生一样我们几个会在他们踢球的时候到操场拼老命似的给他们加油。高二足球联赛,每一场我们都做新的标语拿到球场疯吼。最后一场更是全班每个人都手缠红带头系蓝带别人笑得半死却自认为很酷的站在球场边跟对方啦啦队比赛谁的嗓门更大。我们都以为冠军已是煮熟的鸭子跑不了的结果却是鸭子扑着没毛的翅膀飞走了。对方满脸开花的拍照留念兔子他们却一个个垂着头坐在地上。我蹲下想要说点什么却看到有透明的东西一颗一颗坠下。没有声音。这是三年中我唯一一次看到这些总是嘻嘻哈哈的男生们哭。没有任何声音,只有眼泪不断坠落的哭。

  我们爱在自习课上讲话。其实只是如果一句话都不说会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而一说起来往往又像水管爆裂哗啦哗啦堵都堵不住。我们的班主任和中国几乎所有的班主任一样是偷袭的忠实追随者。不同的是他能神出鬼没却做不到悄无声息。他说话的时候像喉咙里有什么东西没咽下似的呼噜呼噜含浑不清。平均每5分钟就会声嘶力竭地咳嗽一声再啪的吐到地上,最后皮鞋来回在地上使劲蹭直到看见一片黑为止。这样的动作不只在教室在楼道上也频繁发生。所以尽管我们讲话很厉害但被逮住的时候很少。楼道上咳嗽声响过一秒之后全班绝对安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无聊的时候我们常常学他咳嗽的样子和吐口水的声音然后说好恶心,真是太恶心了!再一起笑得手脚乱抖。

  三年我们换了三个语文老师,每个都很有特点。高一的很年轻很喜欢我。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她怎么这样喜欢我,我只是个没有任何天份成绩烂得一塌糊涂上课还从不听讲又相貌平平体形稍嫌肥胖的孩子。她上课严谨,爱穿细小的高跟鞋和长长的连衣裙。我记得她有条满是淡橄榄绿花纹的裙子,很朴素的样式,长及脚踝。很多同学都讨厌她说她穿成那样很难看,可我觉得真的挺好。我向来不喜欢老师但很奇怪的有点喜欢她。不是因为她喜欢我,而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高三的是个老头,秃了些头发也腆了肚子。忘了是谁告诉我老头年轻的时候差一点考上飞行员,不知道是眼睛差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被刷了下来。我很吃惊简直一点看不出来,暗暗感叹岁月真是摧残人不晓得我老了会不会像ET那样走在路上都会被群众围观。老头总是坚持用普通话讲我们的方言,或者说用我们的方言讲普通话。上课的时候经常突然全班轰笑,不是语文课有趣,老头的普通话实在有点……那个。

  高二的是我遇到的所有老师中最特别的。上课的时候几乎任随我们迟到讲话吃东西看小说。教室再嘈杂他也能很激动地讲他的课。没有一点敷衍,他真的进入了他所讲的那些东西里。他很容易就忘记周围。也许,他还只是个孩子。他会整整一节课都放《红楼梦》的歌给我们听。会在我们的周记后面写他自己的感受。男生们常勾着他肩膀嚷嚷要他请吃饭什么的。后来他不教我们了也就很少见到了。再后来班里很多人都去医院看他,因为他摔伤了。之后又听说他回老家休养去了。不久的愚人节,班里和他要好的男生说他死了,听到的每一个人都只当是个胡编的玩笑。第二天才知道他真的不在了。凌晨3点从家中窗口跳了出去。所有人都感到不解,只有阿楠、小凡和我没有惊讶,他自杀是迟早的事,我们都这样说。关于他的死大部分人说是为情。我们固执地认为不是那样的,他只是到他的世界去了,他一定是安详地飞出去的。我还记得他走路的样子,还有长时间戴眼镜而凸得厉害的眼睛。很黑。

  很快大家就淡忘了这件激起不小波澜的事,高考已经很近了。平时不用功的突然也很认真了,考试不会做的题也不抄了。班主任每天都讲加油努力不懂千万要问不能再玩了,辛苦一时幸福余下所有的日子等等等等。只有阿楠小凡和我还是上课传纸条睡觉看杂七杂八的闲书再对望着猛一阵傻笑。老师早就对我们失去了信心任我们烂下去看都不看一眼,反正我们是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对前面的好学生也造不成什么影响,反正我们考不上大学他们的工资奖金也不会少掉一分一毫。照常理推断我们应该灰心丧气痛苦郁闷得要死,老师都不管我了我肯定是没戏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我们只觉得真是好啊这下可自由了再也不用担心没交作业被查出了。想起已经不上学了的人造虾在连最厉害的数学老师布置的作业都不抄了的时候说的我已经彻底堕落了,于是当成名言警句来引用,我已经彻底堕落了,边说边傻笑。

  日子就在发呆傻笑传纸条看闲书睡觉中飞快流逝。我们还在走廊上看对面大树越来越绿的叶子。偶尔的偶尔楼上会飘下来很多可爱的肥皂泡泡,大概是上面高四的师姐们太累了实在需要调节吧。有时我会伸出手去接那些绚烂的泡泡,有时只是静静地看它们钻进树叶里,一切宛如童话。我活在童话里根本不知道高考悬在头上就快要砸下来。

  直到有一天阿楠突然搬到前面认真听讲认真做题然后考很棒的成绩。他一直馋电子科大,想学计算机以后好献身心爱的电脑游戏。还说以后要做一个我设计人物小凡配乐他编程的把这些朋友都弄进去的超级搞笑的游戏,不知他还记不记得。不明白是座位隔远了还是什么的总之我们突然很少说话了。不久之后小凡也开始在每个周末下午去补英语。我也知道时间真的不多了,清楚苦这一时不可能就真的会幸福余下所有的日子,但我深爱着我的爸妈,我还是要高考还是必须上大学,我不可能永远都活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我也翻开头痛的教科书很认真地看,只是常常一上午过去了,书还是翻在原来的那一页。其实我们一直都别无选择。

  我开始没有表情地走路没有表情地看同学没有表情地回家再到学校,连看和我好了三年的铁哥儿们蚊子时也是一样。我整天整天地听周杰伦的歌,下课的时候把音量开到最大然后伏在桌上很安静地听,听到眼泪流出来……让我们半兽人的灵魂翻滚,收起残忍回忆兽化的过程。让我们半兽人的眼神单纯,推开贪婪的门只对暴力忠诚……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如果我有一双翅膀两双翅膀……我的耳朵被震得发痛,可我没有翅膀我只能在这里面寻找安宁。

  之后我心平气和地进考场,再满面春风的出来。并非所有题都会做,只是因为极少数会做的做了大部份不会做的也乱答了少数连乱答也不会的就只好空着了。我不停地笑,对每个人都笑,不知道是不是想把那些日子大家丢掉的表情统统都笑回来。

  发榜了,阿楠如愿进了电子科大学他的计算机,小凡如愿去了音乐学院弹她的钢琴,蚊子到了农大学他在最后那段日子里嚷嚷的兽医,青蛙一跳跳到福建,鸵鸟奔去桂林,连最差劲的我也进了一所不差的大学里不好的二级学院学广告。学院不是很好,但学的总还是自己喜欢的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再抱怨了。

  似乎人人都如愿了,似乎人人都在向美好的未来走去,只是,所有的人都像约好了似的,没有再相互联系了。

  我以为以前的一切都已模糊,没想到提起笔他们又都清晰的出现在脑中。我以为我都忘记了,可我居然连他们每个人冬天的特征都能记起,还有他们拍我的头叫我猪头的样子。

  我赶快把这些都写在纸上,我的记忆越来越差我怕有一天我突然真的忘了再也想不起来。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朋友,我的老师,我再也回不去的日子,以及我蜕掉的一层一层的皮。

  《梦里山川》

  山里

  不大会交际,也见不惯那些虚假的相互拍马的人际关系。就想去山里盖间小屋做个隐士。不争,不吵,恬淡地过。或者那里才是理想的地方。

  山里的空气总是弥漫着无穷的韵味。早晨太阳初升,薄雾轻绕山间。清晨温和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变成根根金色的丝带。风拂过,一两滴晶透的露珠跌落下来。运气好的话,它就刚好掉进我睁大的眼睛里。

  频繁而清脆的鸟叫传进耳里。运气背了,啪!一坨鸟粪便天外来客般地降落在我肩上,或者,头上?野兔疾风一般唰唰跑过。注意,别踩到前方齐心协力搬抬食物的蚂蚁。

  山民勤劳朴实。山里的孩子脸蛋黑红黑红的。他们成天在山里疯,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山的灵气。可能几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在树枝上朝你喊,喂!我在这儿呐!他们也会有相互争执到打架的时候,但事儿过了,还是又一起上树下河。

  想为他们带去彩笔,也许会看到一张张我的想象力无法达到的动人的图画。

  想和他们一起唱原汁原味的山歌,想尝尝山泉的味道。想有块空地可以种上简单的蔬菜瓜果……

  不争,不吵。恬淡地过。

  乌镇

  知道乌镇,是缘于黄磊的《似水年华》。

  看到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它。然后,又多了一个愿望。去乌镇。

  古朴的小镇,石板铺成的路面,干净,但不光滑。提着裤子光脚走在上面,石头的凉染遍全身,心里却定是快乐。

  街都是窄窄的,两边有小小的店面。家家都是木制的门,雕花的窗。入夜了,满街的灯笼为原本柔和的水乡小镇蒙上一层轻纱。

  片子拍得很安静。没有太多的对话。即便是在讲话玩闹,也还是觉得静。有大段大段缓缓的独白,细雨疾风般的音乐。安静得不像真的,美到让我的难过如水蔓延……

  喜欢那个叫文的男子。不常说话,不太会与人交往。声音沙哑。干净简单,深情而又倔强。

  还喜欢那个叫劲的男子。憨憨的笑容,有时会有点结巴。深爱自己的家人,常耍贫嘴但心地单纯。

  喜欢他们木制窗户后面白底蓝花的棉布窗帘。喜欢那条一边长满花树的泥巴小路。喜欢石板路边泛着微波的水流。喜欢那座水上的木桥,取名逢源但无法左右逢源的逢源双桥。喜欢那个破旧的小站台……

  等我老到没法到处跑的时候,就跟我的爱人一起,去那个梦境般的地方。我们象年轻的情侣那样,牵着手,在那座无法左右逢源的逢源双桥上来回地走……

  哈尔滨

  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北方人,却一直从心底里喜欢那些据说长得五大三粗的人们。总觉得他们热情,豪爽,耿直,又硬朗。像是夏天的阳光和骤雨,又烈又急。痛快!

  说来也怪,不喜欢北京,不喜欢沈阳,也不喜欢街道干净屋顶红红的秦皇岛,单是恋着哈尔滨这块地方。

  穿着各色衣服的人们在俄罗斯风格的建筑物下来来往往。旧旧的广场喷泉边,心里藏着美好愿望的男男女女许下心愿后将硬币反抛进水中。甜甜的笑容微放脸上。穿着漂亮裙子的小女孩,走高兴了,也不管街上这么多陌生的人就快乐地蹦跳起来。

  冬天的时候跑到雾凇下面,抬头看水晶般的针叶。看里面有没有彩虹,有没有灰姑娘。会不会有个周身散发凉意的冰仙子突然飞到我一入冬就冻得通红的鼻子上,对我说,嗨!

  我要使劲地摇一摇树干。冰凌受不了晃动嚓嚓地掉下来,落满我一身。有些疼,也很冷。但我不会尖叫着跑开,我会咯咯地笑出声来。也许有人看见觉得好也去摇另一棵结满水晶的树。也许,有人只是瞥瞥嘴,说,疯子!

  我还要穿着冰刀在冻结的松花江上滑冰。我的技术不好,常常摔交。可能会被冰刀划伤。还会有小孩溜到我面前笑我,姐姐,你滑得真烂!哈哈……

  高一高二的时候,特别想考去哈尔滨上大学。想着独自流浪北方的感觉真好。现在是不可能去那儿读书了,也知道自己一定受不了长时间零下几十度的寒冷。于是逐渐平衡下来,但仍念念不忘。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哈尔滨住上一段时间。在我路费和食宿费都凑足的时候……

  《繁星》

  小安,这么多的夜里,繁特别想打电话给一个人。可是翻完整个电话本,始终都找不到他。

  小安,繁终于对周围的人彻底失去了倾诉的愿望。

  小安,在这里,除了自己,繁一无所有。繁终于明白,繁有多孤单。

  小安,繁买了两尾鱼,一红一黑,繁叫他们火和冰。繁把他们养在一个小小的玻璃缸里。他们整天整天的游,偶尔的偶尔才停下来休息。他们相互亲吻的时候,繁总会想起“相濡以沫”。繁会等到那个能够和繁相濡以沫的人来的一天吗?

  小安,火和冰在灯光下游弋的姿态真是妖娆。火总是在冰的周围转,凌乱的红色线条象是要把冰紧紧缠绕,永世不得安生。

  小安,冰漆黑的肚子一直盯着繁的眼睛。火不断地用头和身体撞击玻璃缸。冰的身体那么柔软无力,却无法靠着火。冰好凉,繁把冰捧在手里却没有办法给她温暖。繁的双手和冰一样凉。繁没有想过,火与冰是不可能相互融合的。

  小安,繁把火和冰放进洗手池里冲走了。她们说繁是变态,用这般残忍的手段对待两条本就没有任何权力的鱼。繁不是,小安你相信繁。火撞击玻璃缸说他要带冰去海里,即使会被其他鱼吃掉,也不要继续在这狭小的圆圈里。冰生前一直被束缚,死后必须得到解脱。繁答应了火,让他带冰去海里。可是繁生活的城市,并没有河。

  小安,他们会到海里的对吗?

  小安,她们剪掉了繁长长的卷发。不论繁怎样哀求哭喊,她们都没有动摇。她们说,你这个变态的丑怪物!干了这么多残忍的事情!就是这些散乱的头发遮住了你的眼睛!我们非剪了它不可!你好生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是昼送水路过,听见繁的哭喊,冲进来推开了她们,才保住了繁最后一点长发。

  昼蹲下来问繁,没事吧?都过去了。

  小安,昼的眼睛好明亮,就象日光。

  小安,繁把火和冰说给了昼听。昼说,不要担心,繁,他们已经到海里了。

  小安,昼有和繁一样微卷的头发,但比繁的要柔软许多。昼总是对繁笑,只有昼才会用这么干净的笑容对繁。可是,昼对每一个人都笑。

  小安,她们说,真搞不懂昼怎么会对你这种变态丑怪物笑得出来!繁真的很丑吗,小安?繁不是怪物。繁要照镜子。繁真的很丑,小安,繁真的好丑。

  小安,她们在尖叫,你听到了吗?她们扯住繁的头发骂:你这个变态丑怪物,你到底要把这里搞成什么样子!疯子!疯子!

  小安,繁只是晚上醒来很难受。那团黑色的雾气又来了。它来侵占繁的身体,它不停地折磨繁。繁好想得到温暖。繁用刀割破手指在墙上画了许多星星,繁希望这些星星可以照亮自己。

  小安,昼来找繁了。昼微卷的头发轻轻飞舞。昼的眼睛里有些许疼惜:繁,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繁,你的名字不适合你,你只不过是个孩子,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昼,繁不是疯子。我知道,繁。

  小安,繁没告诉昼,繁的名字里还有个星字。爸妈希望繁能象星星一样,再深邃的夜里也有光亮。

  小安,昼又来了。繁在厕所里,昼以为繁不在。她们说,昼,你怎么对那个变态笑得出来!你看她越来越疯狂了!真不知道以后还会干出什么恐怖的事来!昼,以后不要和她一起,会被人看不起的。真不知道那种人为什么还要活着!

  你们怎么这样说她?是昼的声音。小安,听到了吗?昼在保护繁呢!繁是精神有点问题,只要好好关心她就能好起来的。

  精神有点问题?小安,昼是在说繁吗?昼说繁精神有点问题!不,昼不会那样说繁的。昼对繁笑得可好看了。昼从来都不会鄙视繁。昼说,繁,你只不过是个孩子。

  小安!你怎么还不出现!你出来看看繁好不好?

  小安!你要和繁一起住多久?

  小安!繁不是疯子!昼不可以这样说繁!

  小安,繁早该明白,昼是白天,明亮的白天怎么会懂得夜的寒冷。是繁不该有希望,繁知道错了。小安,请你给繁一点温暖。

  小安,繁的头发又长了。繁长长的卷发好不好看?这样的头发飞舞起来一定很美。你说它们会象美丽的妖精带繁飞翔么?小安,路灯变得好小,繁都看不清楚了。小安,满天的星星好漂亮。小安,繁要飞了。小安,繁摸到星星了!

  这疯子是什么时候跑上去的?真可惜没看到这么壮观的场面。啧啧,这么多血!

  小安,看到了吗?这么多来自繁体内的星星。

  小安,繁终于把自己照亮了。

  繁觉得好温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