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汪小鱼(连载)

  嗨!汪小鱼

  第一集 

  几张桌子组成的一个大长会议桌,凳子整齐的摆放着。汪小鱼就坐在靠门口的凳子上,昨天接到这家公司的面试电话,约的是下午三点。看看手表这会已经16:50,她都干坐在这等了快两个小时。汪小鱼不耐烦的站起来走去秘书室敲门。“你好,请问丁经理还没开完会吗?”秘书抬头“哦,他还没出来我帮你再去看一下。”秘书扭着屁股往经理办公室走去,不到一分钟出来了“不好意思他还在开会,让你再等一下。”汪小鱼翻了个白眼又坐回凳子上。

  “丁燃还没开完会?”门口出现一位高大帅气地帅哥。汪小鱼两眼放光口水都快滴地上了。“陈秘书,再去叫一下丁经理。”“刚才叫过了,丁经理还在开会。”帅哥走进会议室笑着对汪小鱼说“那你再等会吧,丁经理还在开会。他做事就是磨蹭。”说完微笑转身走了。那个笑容真是迷倒千万美女呀,汪小鱼竟然傻傻犯花痴,眼睛一直跟着他的身影直到消失。

  靠,已经是17:30,从3:00等到现在已经等了两个半小时。汪小鱼怒火中烧,不就是个业务员的职位吗,姑奶奶不要了,随便去哪家公司都能应聘得上。但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今天下午的时间,一定要个说法。开会?骗谁呀。开会不在会议室在办公室开吗?鬼信呀。

  汪小鱼站起来往经理办公室走去,敲门“进来。”“你好,我是来应聘的,你的时间是时间我的时间也很宝贵的,你叫我三点钟过来,我没迟到可你竟然让我等了两个半小时什么意思?”汪小鱼机关枪打完才注意到人家真的在开会。经理桌前站着三个人,都扭头看着她,那个叫什么丁燃的丁经理正皮笑肉不笑地眯着眼睛瞪着她。“你应聘什么的?”仔细一看人家不是眯着眼睛,人家眼睛就那么小。听这语气再看那三个人,估计人家丁经理正在训人呢。咱撞枪口上了,死就死吧,“你好,我应聘业务员的。”汪小鱼应说到。“好,明天早上8:30来报到上班。出去吧。”哦,这就搞定了,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不是应该让自己滚的吗?明天来上班?汪小鱼傻了。“还有事吗?”丁燃拿着笔敲着办公桌眯着眼睛问。汪小鱼一愣反应过来赶紧退出去。

  “珊,我应聘上了。恩,明天开始上班。”汪小鱼第一时间是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闺闺蜜。在公交车站等车时给闺蜜打电话。“就知道你行,一回来就找到工作了。”电话那边的珊珊很兴奋地说。“晚上路口撸串去。”“好,六点我下班。”

  华灯初上,海口的街道霓虹灯闪烁。“老板娘,好久不见。”汪小鱼熟门熟路在摊前坐下,就开始挑串串。“哎呀,是小妹你呀。一年多没见你了。”老板娘是个四川女人。夫妻两个在路口摆串串摊供两个孩子上学。“老板娘,泡白菜呢?”这泡白菜可是老板娘的拿手菜,每次都要吃到嘴辣牙麻汪小鱼才会停。“刚才那罐卖完了,你叔刚回去拿。一会就来了。”

  面前一碟串串一碟泡菜一瓶啤酒,就这样坐在这个小小摊前等着胡珊珊。“你再不来我就吃饱了。”不满地对着电话喊。“来了,老姑婆非让我把文件打完。到了到了。”。在一瓶啤酒见底的时候,胡珊珊终于到了。“你Y的,我都喝一瓶完了。”“别打,老大,我再陪你喝一瓶。”两个人边吃边讲着这一年多发生的事。“你去跟我住吧?”“不用,我还住原来那里。我回来前就给房东打过电话了,还是原来那个房间。”一直到凌晨两个人吃饱喝足,“好久没闻你身上味道了,今晚我跟你睡。”说着胡珊珊还暧昧地靠了过来。“滚,老娘要的是男人不是你。”汪小鱼假假推了一下胡珊珊。“我给你当枕头,上学那会你可是最享受我这一身肉哦。”“是吗?我捏捏看是不是还是原来的手感。”说着就要上手。两个人说说闹闹就回到了汪小鱼的公寓。

  第二集

  今天上班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在路口买了根油条加一杯豆浆就赶紧挤公交。才离开一年多海口的人口好像又增多了,真是挤爆头的节奏。汪小鱼盘算着一会去南大桥买辆二手自行车吧。

  “大家早上好,我是业务部的经理丁燃。这是酒店部经理程东。海南办事处刚成立,你们选择了跟公司一起成长那我们就要好好努力。昨天来了位新同事让我们来做自我介绍吧。新同事先来。”丁燃讲完小眼睛看着汪小鱼。会议室里总共就六个人,就她一女的,所有男生的焦点都在她身上。 她站起来看了看注视着她的五个男人“大家好,我叫汪小鱼,你们可以叫我小鱼。你们可以忽略我是女生把我当男的就好。”五个男人听完表情各异了两秒立马笑场。“小鱼早上好,我是刘军。”“小鱼早上好,我是林绩效。”“小鱼早上好,我是展越。”汪小鱼多瞄了一早展越,这个男生和其他四个不同就是介绍的时候,脸涨得通红。一看就知道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的害羞男生。

  “好,大家都互相认识了我来安排一下工作。现在我们业务部有四个人那就先分四个区。展越负责A区,汪小鱼B区,林绩效C区,刘军D区。给你们三天的时间熟悉自己的区域,把所有客户的地址店名电话整理出来三天后交上来。”丁燃看看大家“明白了吗?散会。”林绩效跑到墙上地图前“哇,C区这么大。三天我哪能跑得完呀。脚断了脚断了。”“我的D区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多,就算我去了都不一定有客户在里面呢。”刘军悠悠不满。“好了,走吧大家干活去。”展越倒是有老大范,一看就是老实人呀。汪小鱼也去地图找找自己的B区是从哪里到哪里的位置。靠,海口市中心,繁华地段呀,是肥肉也是块难啃的肥肉呀。“怎么?你们都不想出门干活?”丁燃突然从经理室冒出来,大家赶紧跑出门。“下午六点回公司交工作总结。”四个人早溜没影了。

  “小鱼,你走路跑业务?”林绩效推着自行车陪着她走路。“没有车不方便你去买一辆吧。南大桥下面好多又便宜。”刘军也过来凑热闹。“老大,你带小鱼去买自行车我们走啦。”两个人对走在最后的展越招招手飞身上车走了。“我带你去买自行车吧。”汪小鱼看看展越的自行车,是一辆山地赛车,没有后座。“你不会让我坐在三角架上吧?”展越脸立马就红了“不是,那你自己去买吧。”说完骑车走了。汪小鱼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下,秒笑了,这男人太有趣了。

  走路加坐公交一天下来才整理出20家有意向的客户资料。踩着点回到公司,展越,刘军和林绩效早就回来了,林绩效和刘军正在飞笔写一天的工作总结。“小鱼,你买车没?”刘军写完抬头问她。“没有呀,明天再买,今天才有20家客户资料。”说完也赶紧写工作总结。“20家客户?你那么拼命干嘛?”林绩效白了汪小鱼一眼。汪小鱼有点冤枉地看着展越,“没事,你写你的别管他们。”展越已经没有早上那么害羞,脸也没有那么红了。

  “你们这是什么工作总结,一天才采访10家客户。林绩效,你的绩效就是这样吗?”丁经理拿着工作总结骂人的时候汪小鱼终于知道为啥她遭白眼了。

  第三集

  一早到公司签到完到会议室坐等早列会。有两位新面孔,“这下好了,有人分担工作了。”林绩效都要欢呼了。

  “这就是你们三天整理出来的资料?”丁燃一走进会议室把这三天他们交的资料扔在会议桌上。刘军吓得拍拍胸口“丁经理,你吓死宝宝了。”丁燃双眼瞪过去,怎奈眼睛太小没什么杀伤力。“时间太短了,每个人的区域又那么大。”林绩效小声埋怨。汪小鱼和展越不说话看着桌上的资料。两个新来的已经被吓得小心脏砰砰跳。“新来的做一下自我介绍。”丁燃说完转身对着贴墙上的地图画了起来。“大家好我是姜鹏,之前在百货公司做采购的。”姜鹏嘴巴上那一字胡子特像战争片里的日本鬼子。“大家好,我是林峰。”林峰一站起来气场强大,一米九多的个子,秒杀了全场男士。

  “现在海口分为五个区,业务部人员就这么定了。你们上来看地图,姜鹏E区,林峰F区。这次给你们一周的时间,所有客户资料外加一份地图。每一条大路每一条小巷都要标注上。这次不合格的罚款200元。”丁燃说完会议室就炸锅了。“地图?我们不是画地图的。”“丁经理,这个地图是怎么回事?”“还要画地图,是地图呀。”“直接拿着海口地图不就可以了。”丁燃眯着他的小眼睛看着这群不争气的家伙“全部看着我,我画个样板给你们看。”闻到到空气中浓浓火药味,大家都闭口看白板。丁燃转身拿白板笔在白板上画起地图来。大家立马安静看着丁燃画地图,在纸上依葫芦画瓢。

  才离了公司大门大家的本性马上就露出来了。“走吧,去泰龙城恒昌喝老爸茶。”林绩效向大家挥挥手。“有没有一起的?”刘军也跨上了自行车。新来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们去吧,我走了。”林峰大长腿一跨骑车走了。汪小鱼为了比比她和林峰的身高距刚刚可是故意和他走得很近,唉,才到人家腰带往上一点点,丢脸呀,暗暗发誓坚决不能跟林峰站一起。“汪小鱼,我带你去买自行车先。”展越骑车到汪小鱼面前。汪小鱼看看新加上去的后座,也不矫情直接坐上去。“你们喝茶是喝茶下午总结要交。”展越回头对后面三人说“收到,老大。”林绩效和刘军异口同声。

  “展越,为什么他们叫你老大?”汪小鱼问。“他们两个是跟这我过来这边的,在原来的公司我们就是同事。”展越话不多,汪小鱼问什么他答什么,小鱼不说话他也不出声。两个人在南大桥下面找了一辆女款的自行车就分开干活去了。

  第四集

  这条街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汪小鱼都不敢迈步。“小鱼,小鱼。”害怕什么来什么。“真的是你?”汪小影走上前拉住汪小鱼。“你回来怎么没来家里?”“姐,我刚回来。我先上班有空我再过来看你。”说完汪小鱼准备离开。“小鱼,是你丢下我不管的我没有错。”汪小鱼听到这句话原先的那点怜悯之心全无。看着因为辛苦面色暗黄消瘦的汪小影“姐,我没欠你的。我上班去了。”说完转身就走了。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汪小影看着离开的汪小鱼心里跟不上滋味,她走进刚才汪小鱼进去的那家店拿走了她刚才留下来的名片。她了解她这个妹妹。

  早上刚从公司列会出门口汪小影就堵住了汪小鱼“小鱼,跟姐回家。”“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你要多少?”汪小鱼有点怒了。“小鱼,我不缺钱,我现在给人家做钟点工有点钱。”汪小影可怜巴巴地说。“我刚回来工作还不到一个月,没多少钱。你要多少?”汪小影脸色难看了也尴尬起来小声到“一个月没交房租了。”汪小鱼看看走呀前面的同事,心里做了个评估跑到展越面前“老大,借200元给我,发工资给你。”她知道这几个单身汉中也只有展越有钱了其他都是月光族的。展越连问都没问从钱包拿出200元给她。

  “钱你拿去,等发工资我再过去看你们。”把钱塞给汪小影转身跟上展越他们。汪小影拿着钱得意地笑了,她的摇钱树又回来了,又可以不要辛苦去给人家做钟点工了。

  酒吧里灯红酒绿,欢呼声音乐声摇骰子声参杂在一起。角落里最暗的地方汪小鱼的桌上已经空了两个瓶子。“美女,一个人吗?”一色咪咪男人拿着一杯酒就要坐下来。“滚”汪小鱼压低声音吼了一声,拿起酒杯喝了一杯。“美女,哥陪你喝呀,一个人喝很无聊的。”“你滚不滚?”汪小鱼怒了噔地站起来抓起空酒瓶指着男人。男人鄙夷地看了一眼灰溜溜地走了。

  “小鱼,怎么了?”胡珊珊冲过来把她手里的空瓶放下来。汪小鱼抓着胡珊珊的手就挤上舞台冲进人群。才一会功夫舞台上她们两个人的位置周围就空出来了。汪小鱼的摇头功就像吃了摇头丸,两个人蛇缠在一起的舞姿引来阵阵欢呼声和口哨声。

  看着已经趴在桌子上的汪小鱼,胡珊珊头顶好几条黑线。她一个人是没办法把汪小鱼弄回去了,何况汪小鱼住的公寓没有电梯她还住七楼。翻出汪小鱼的手机,里面竟然只有她的电话号码和一个叫丁燃的。好吧,打电话看看这个丁燃是何方神圣再说吧。

  丁燃眯着他的小眼睛看着已经醉成一摊泥的汪小鱼,胡珊珊吞吞口水,这汪小鱼什么时候藏了个这么妖孽的男人。“你也要我送?”丁燃回头对着后面猛看自己流口水的胡珊珊。“啊?!哦,不用不用,你送小鱼就好。”好丢人,擦擦嘴角的口水赶紧打车走人。

  第五集

  汪小鱼醒来觉得头好痛,喉咙很干。习惯性伸手到枕头底下摸手机竟然没摸到。再看下周围,糟糕,这是哪里?灰色的床单,简单的书架,交易衣柜里挂着男人的衬衣。这不是自己的房间是个男人的房间,意识到这点汪小鱼掀开被子看看自己,还好还是昨天的衣服,虽然皱巴巴的但可以肯定没被人家怎么样。赶紧溜起来准备开门出去,竟然听到外面传来刘军和林绩效的声音。靠什么情况?“他们已经到了,你先不要出来等开完早会你再出来。”丁燃打开房间的门进来拿了笔记本又出去了。丁燃住在公司的二楼,要是她这个时候走下楼那这个误会不是一般呀。汪小鱼无奈扶额坐在床上寻找昨晚的记忆,竟然没有印象自己是被丁燃带回来的,这里竟然是他的房间,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男人身上荷尔蒙的香气。

  听到林绩效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可以确认是他们走了。汪小鱼赶紧冲到门口,一开门被丁燃堵在门口。“没有什么要说的?”汪小鱼看着他的小眼睛竟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给你放一天假,回去休息一下醒醒酒。”“好的。”汪小鱼拿着包都不敢抬头赶紧溜了。丁燃看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想到昨晚这个女人醉后胡乱说的话,他突然对这个外表坚强的女人有了兴趣。

  第六集

  终于熬到周五了,大家陆陆续续回来坐在会议室聊着晚上去哪疯狂。丁燃黑着脸走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到了一股冷气。“你们交上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除了展越和汪小鱼其他人全部重新做过。今天在公司做,不做完不下班。周一符总就要回来了,你们连个资料都没整理好。”丁燃把文件夹丢在会议桌上。大家赶紧扑上去匆匆翻出自己的那一份又回到座位。好不容易熬到周五没想到要加班,大家都拉着脸低声细语地埋怨。“还说话?赶紧整理,8点前整理完我请你们吃饭。展越和汪小鱼写这周的工作总结和下周工作计划。”丁燃说完坐下来“我陪着你们。”一听有饭吃这帮穷鬼立马打了鸡血,要知道天天吃快餐的人突然有大餐吃肯定得努力了。

  汪小鱼边写边拿眼角瞄丁燃,一不小心四眼相对,赶紧不好意思低下头。丁燃嘴角微微上扬又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会议室里除了翻书声和笔在纸上摩擦的声音那是一点杂音都没有。

  “写完了?”丁燃走到汪小鱼身后突然弯腰趴在她耳朵边问。“啊?”汪小鱼吓得突然站起来,还好丁燃闪得快不然下巴就遭殃了。“汪小鱼,你要吓死我!”刘军不满地嚷嚷“害我又写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汪小鱼双手合十道歉看看已经坐在凳子上的丁燃也赶紧坐了下来,小心脏嘣嘣直跳。

  “终于写完。”林绩效伸了个懒腰“丁经理,请我们吃什么?”“都完成啦?”丁燃抬头。“我的做不完太多了。”姜鹏是做什么都慢吞吞地一个。“八点了,大家收一下东西去公司门口的小菜馆。”丁燃看了一下手表起身走了出去。

  “老板,菜炒快点。”刘军声音最大。“来了,一个一个上。”“先每人打碗饭吧。”展越对老板娘说。“菜来了。”老板还没把菜放桌上,这群饿狼就已经把盘子夹空了。老板愣了10秒才反应过来,端着空盘子进厨房去了。汪小鱼已经被他们弄得笑都要笑饱了。“你们是有多久没吃饭了?”丁燃怒瞪着这群饿狼。“老丁呀,你不知道月光族的痛苦呀,我都喝了几天白开水了。”林绩效故装可怜。点了8个菜,都是上来三秒空盘,好在展越还夹了根青菜给汪小鱼,只是他没注意当他把菜放在汪小鱼碗里的时候有道冷光射过来。

  光盘光碗行动被他们演绎得很好,真是干净比洗过都干净。“小鱼,晚上跟我们几个去酒吧不?”刘军问。“好呀,还有谁?”汪小鱼走到他身边,几个人一起出了饭店。

  帝王酒吧,他们一群人拿了卡座。汪小鱼没把自己当女人刘军他们也真把她当男人,酒是一杯一杯地干,玩骰子是半瓶半瓶地吹。展越不喝酒坐在旁边看他们玩,丁燃只是偶尔有人敬酒时拿起杯子喝一口。他一直看着在旁边玩疯了的汪小鱼,喝了酒后的她满脸通红,微醉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热情外表下的落寞。

  “跳舞去。”刘军和林绩效一人拉着汪小鱼的一边手就挤上了舞台。醉了的汪小鱼连站都站不稳更不要说跳舞了。“展越,你没喝酒把汪小鱼送回去吧。”林峰说。展越刚要站起来丁燃已经提前一步走上舞台。他从刘军手里接过汪小鱼说了声“你们继续我送她回去。”就着搂着汪小鱼走了。

  汪小鱼的酒品算好的,就算是喝醉也不乱动。她就静静地靠在丁燃身上。路上车有点多,的士走走停停,搞得汪小鱼的胃更是翻得厉害。她推开丁燃就要去开窗,丁燃怕出意外一把拉她回来,没曾想直接被吐了一身。看看吐完又睡过去的汪小鱼,丁燃恨不得把她丢下车。

  丁燃洗完澡出来看到汪小鱼缩成一团在床边上,他皱皱眉头走过去把她摆正姿势给她盖被子。刚要起身去书房却被人抓住了手。“震,别走。”汪小鱼呢喃着把手抓得更紧。丁燃依着她躺了下来,刚才抓着他的手突然就直接搂上了他的腰。这是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呀,真是考定力呀。“我很累,很累。我也不想回来可还是情不由己地回来了……”怀里的人说着睡过去了。

  丁燃看着窝在怀里的人儿,红扑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丰满的嘴唇很是诱惑。他轻轻地亲吻了一下睫毛又忍不住下吻住了诱人的唇。睡着的人儿估计是一时呼吸不上来,扭动起来,放在腰际的手在男人胸部游来游去。丁燃发现自己这是在点火,可他又不能趁人之危。冲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才又回到床上躺下。

  第七集

  汪小鱼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帅气的小眼睛的男人脸时立马往床里面挪。“醒了?去洗漱一下。马上他们都要来了。”丁燃说着睁开他那迷人的小眼睛伸手去拿手机看时间。“丁……丁经理我昨晚……你昨晚……”汪小鱼指指他又指指自己却不知道要怎么说。“过来”丁燃手一伸把她搂过来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去洗澡一会还要开会。”汪小鱼的脸立马比昨天喝醉的时候还要红,低着头走进厕所。“柜子里有新的牙刷和毛巾。”丁燃敲了敲门说到。

  汪小鱼用水拍打着自己的脸,丢脸丢到家了,喝酒就喝,醉成一摊泥还跑到男人床上了。而且还是自己的经理,一会怎么面对呀。

  “你再不出来他们就到了。”丁燃知道这小东西估计是害羞不敢出来了,不吓吓她估计今天她就在厕所过了。汪小鱼打开门就被丁燃堵在门口“丁经理,那个谢谢你。”说着就要从他手臂下面钻出去。“先把头发擦干。”丁燃像变戏法一样一条毛巾包住她的头推着她走去床边。“不用了,我头发短一会就干了。”汪小鱼挣脱了丁燃的大手掌就冲了出去。

  刚到一楼没想撞上一堵肉墙,听到闷哼一声“汪小鱼你干嘛?”展越按着胸还真痛呀,这姑娘是会铁头功吗?“啊?!老大,你怎么这么早,我忘记买早餐了,还没到时间我去买早餐。”为了掩饰汪小鱼赶紧跑出公司大门。展越看着胸前湿了的一片,看看公司厕所又看看二楼若有所思。走进会议室坐好等其他人。

  开会的时候汪小鱼一直低着头。感觉到有两束炙热的眼光一直盯着她,头就更低了都快钻桌子底下了。坐在她旁边的展越看看站在前面的丁燃再看看汪小鱼心里多少知道了点什么。

  “小鱼”刚出公司门口就看到汪小影站在那里等她。“林原生病了。”“林原生病找林深呀,他人呢?”汪小鱼有点脑热“又跑路了?他不是说不跑了吗?”“他说他去找钱了,没跑路。但现在孩子要打针。”汪小影有点紧张。

  林深是汪小影的情人,正确来说汪小影是林深的小三。别人做小三那是穿金戴银,而汪小影说什么她和林深是真爱不在乎他没钱,不在乎他有老婆。为了林深和家里断绝关系,一年前还生下了儿子林原。那时汪小鱼刚出来工作,她到医院的时候林深失踪了。就这样她一个人打两份工养着母子二人,直到小孩四个月林深才出现。汪小鱼和他大吵了一架就去了广州。

  “我全身上下就一百多了,给你。”汪小鱼把口袋里仅有的一百三塞到姐姐手里。这是她后半月的伙食呀,看来又要借钱过日子了。汪小影拿了钱转身就走了。

  下班后,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汪小鱼焉趴趴地走进胡珊珊工作的饭店。“汪小鱼,你还不如滚去广州呢。你走吧我不想你。”胡珊珊一听汪小影又开始找她拿钱火气就上来。“老婆,我饿,先给我吃饭呗。”汪小鱼大眼睛看着胡珊珊撒娇到。胡珊珊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走进餐厅厨房,一会就端出一盘丝瓜炒肉丝和一碗米饭。“吃吧,吃饱了赶紧给老娘滚去广州永远不要回来。”胡珊珊坐着看她吃。“提议不错,我会好好考虑的。”汪小鱼边吃边说“你们餐厅的员工餐这么好,我也来上班吧。”“这是老娘花钱请你吃的。”“这么好。来老婆别生气,来来来,吃口肉。”说着夹了块肉塞胡珊珊嘴里。

  她知道她的这位好闺蜜是为她好,但有些东西迟早是要面对的,她躲了一年多了。她不想躲了,思念的煎熬不是谁都能熬得住,再说她也只想要一个真实的答案。他要听他亲口说出来。

  第八集

  从胡珊珊那混晚饭吃完骑着两轮宝马刚到公寓楼下“小鱼,你真的回来了?”一瘦瘦的男人从旁边巷子走出来抓住自行车车头。汪小鱼被吓一跳一看到男人那熟悉的面孔,突然紧张起来想要跳转车头跑路。“你以为你还能跑吗?”刚才还有点笑容的男人露出了凶相。“你要干什么?”汪小鱼看看周围“你再不走我喊人了。”“好,我还会再来的。”这里是公寓门口男人也不好做什么,只是狠狠地看了一眼就走了。

  停好车跑上楼进房间关好门汪小鱼地心跳还是很快。她靠着门手心里都是汗,发抖地翻出手机。“珊珊,你快来!”“怎么了?我还没下班。”“好,你下班了过来。杨宇找到我了。”“什么?你有没有怎么样?在宿舍等我,我现在过去。”胡珊珊跟老板打了招呼就冲出餐厅。还好,餐厅老板是自家小姨不然估计就被解雇了。

  “小鱼开门,是我。”汪小鱼打开门立马抱住胡珊珊。“他有没有打你?”胡珊珊把她前前后后看了个遍。“没有,就在楼下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明天搬家。不,现在就搬。”说着胡珊珊就起身要收东西。“算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知道我回来了躲也躲不掉,还是要清清楚楚说开的。”两个人聊到很晚才休息。

  开完例会大家有说有笑走出公司,刘军,林绩效,姜鹏约好茶馆报道去了,林峰要去开发他的潜在客户。汪小鱼和展越推着车聊着工作,刚好今天要谈的客户展越之前有接触过。突然杨宇冲出来推倒了展越的自行车,“这就是你的新男朋友?”汪小鱼怒了“杨宇,你干什么?”“我干什么你不知道吗?跟我走,不然我现在就打他。”说着走到展越身边。只是他明显比展越矮了一个头,当展越站直的时候明显气场比他强。“你离开这里,我们的事不要扯上别人。”汪小鱼拦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晚上再找你。还有你最好离小鱼远点,她是我老婆。”杨宇用手指着展越凶狠地放话。“杨宇,你再不走以后别想见到我。”汪小鱼说完骑上车走了。

  工作的心情全无,没办法带着情绪去见客户,汪小鱼干脆回宿舍睡觉。正睡得香被电话响吵醒“喂,你好。”“小鱼,是我。吃中午饭了吗?”“啊?老大?早上不好意思,对不起。”汪小鱼听电话那头是展越才想起早上忘了跟他道歉了。“没事,一起吃饭吧。”“不用,我吃过了。”正说着听到敲门声。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去开门,“老……老大,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怎么知道我在家。”汪小鱼看着站在门口的展越舌头都打结了。“先吃饭吧。”展越晃着手里的盒饭指着对门“要去我那边吃还是在你这边吃?”“你,你住对面?”汪小鱼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嗯,早上刚租的,刚搬完东西有点乱,还是在你这边吃吧。”说着就脱鞋走进屋把盒饭放在桌子上。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里就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靠墙放着一个交易衣柜。这是公寓的标配汪小鱼根本没自己添任何东西,她喜欢说走就走所以不管去那里都是随身一个密码箱而已。“老大,你坐。”汪小鱼赶紧去窗台把凉着的内衣裤收进卫生间。

  两个人静静地吃着饭,展越不开口汪小鱼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周老板不喜欢被人放鸽子,你下午还是去一下他那里。”展越放下筷子。“好的,我一会去。”汪小鱼低着头继续拔饭。“需要帮忙说一声,我们是邻居。”展越说完走到对门去了。汪小鱼张大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才回神收拾东西拿着包出门。

嗨!汪小鱼(连载)

Leave A Comment